山塘

Doctor Who坑底

归档(有标明出处)

  The meaning of life is that it stops.
  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会停止

最好的人会在路口拥抱你的不安.你要等

                         

我有一个秘密,我知道生活有多美.

过了正午,阳光尚且没那么刺眼。在枫叶的红之间跳跃着投射。
                                       ——UDDUA(米英)

 岁月的锅,回忆的勺,喜悦的蜜糖,苦涩的胡椒
                                        ——所谓巧合(米英)

毕竟画地为牢,终究(大多)在劫难逃
                                         ——画地为牢(米英)

想走曲线救国迂回策略,殊不知,擒贼擒王才是硬方针不动摇
                                         ——Gerbera(罗路)

日子在过,我们在走

嘘,别说话,世界太大。

花一落就是一季,水一转就是一春
                              ——随时随地短篇集(佐鸣)

人是下了雨才打伞的吧?所以如果跌倒了站起来就好
                         ——《if 2》by3.5等身(佐鸣)

试探是为了确认底线,但未必见得想要或需要跨越它
                                        ——恶魔绘卷(佐鸣)

可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方式,不可控制的变数和从不缺席的意外
                        ——在水之寂by黎声(鼬止)

他有他的作法,我也有我的。更何况,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与他并肩同行
                             ——? by火龙果(佐鸣)

 
中原中也哼哼了几声,细碎的声音像洒在提拉米苏上的可可粉
                ——什么都听你的by夕木(双黑)

“所有的美好都是没有后来的,不是吗”

“那个矮子要是听到我用美好这个词一定会揍我的。所以我们并没有美好。所以我们有后来。”

生而为人,我们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
               ——什么都听你的by夕木(双黑)

夏天是吃人们落在池塘里的细碎的剪影长大的,他跑到你的窗前,眼神湿漉漉的对你说,带我去看烟花吧
                                                    ——夕木

                                

  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然而心中既存着一丝希冀,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
    
   中原中也犹豫了下,缓缓走到太宰治枕边,埋在枕头和被子间。他看到太宰治微微睁了睁眼,露出一个格外温柔的笑,“晚安。”大概就像升温后树叶上一小撮雪慢慢滑落掉在草坪上碎散一般,温柔细微却足以震碎防备之理
                       ——爱情猫粮by友猫(双黑)

 

与此同时,中原中也混乱的大脑已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身体所作出的一切反应,一个抬眼稀里糊涂地就摔进了那个男人被夜色映得漆黑的瞳孔里。

 —— Light Infection by VinRouge(双黑)

     中也听着这话,一时间竟忘记了反驳回去。反而缓缓伸出了左手,在太宰疑惑的注视之中,抚上他那也被渲染上了不正常潮红的脸颊,轻轻地摩挲着。

“……” 手指的末端有些凉,男人一下子就愣在那里。然而也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他随即就带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抬起撑在中也耳边的右手,覆盖住他的手背,并回应似的捏了捏。

下一秒,黑发男人一个偏头,吻上了自己的手掌心。

—— Light Infection by VinRouge(双黑)

 
 

“说实话我的身高不太适合睡沙发...”太宰治笑了笑,中原中也似乎是从太宰治的笑里面听出了别样的意味来,他的脸上羞愤一齐混了个杂,他想像以往一样伸出手揪着太宰治的领子好好的给他的脸来上一拳,可是一伸手却握了个空。
 
中原中也愣住了,他睁大了眼睛,然后认命似的闭上了,他无力的垂下伸出去的手。
 
“随你的便吧...”他用手背贴着眼睛,仰着头轻声说。
 
太宰治看了看中原中也,他伸手握住中原中也的手,放在自己的领口上。
 
“知道了吗?”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睁开眼睛,无神的看着他。
 
“我在这个方向。”太宰治接着说。
 
“以后要揍往这个地方揍,听到没?”

       ——你所见的世界 by 轩辕氏汤圆(双黑)

战斗机能出击的屋顶,
联通地下室的秘密通道,
很遗憾这些都没有。
  这间屋子跟那个有着有些空调的大房子不同,
比那个家要小得多,
也没有什么贵重物品,
  不过,
这里,被偷也无所谓的东西一件也没有。
  想给这间屋子好好地锁上门。
                            ——K lost small world

太宰治笑起来。

  “非要说原因的话,”他对中原中也一弯漂亮的眉眼,桃花便在这快要步入冬季的深秋于他狭长上挑的眼角开放。

 “我喜欢你——怎么样,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了吧?”
                              ——狂徒04 by 木对(双黑)

 少年时代播种于心田的根是不会轻易折断的
                                               ——官方(双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