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塘

Doctor Who坑底

当梅苏特躺着时,他在想什么

写在开头:
• 人生第一篇就献给我的白月光:罗戴厄
• 不撕不闹,咱们看文
• 剧情属于我,感情属于他们
• 感谢愿意阅读的你

   “... ... Jesus,队医?队医在哪?”

   梅苏特有些迷茫——虽然活在世上搞不清的事情很多,也不差这一件。但他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他会躺在绿茵地上,该死的,身旁还围了一圈人。显然,因为跟对面中场争球,双方都未注意,才有现在这幕。他深呼吸,试图缓解晕眩症状,睁眼全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视信号走丢的噪点,令他头疼不已。梅苏特扭过头,从缝隙中瞥见看台。大片的白铺张过去,带着星星点点的金,人群的上下浮动,伴着夜,一下一下敲击心脏。信号回来了。
   他的伯纳乌。
   他的马德里。
   我该高兴吗?梅苏特尝试拉动面部肌肉,给自己一个微笑。在他身旁的克里斯显然吓坏了,梅苏特的脸在抽搐,这比看到10号翻白眼要恐怖得多。
   “队医还没来吗?”他向外头喊道。

   梅苏特记得昨天是安分守己上床睡觉,而不是在哪个地方当夜店之王,遇上住在蓝色电话亭,顶着土耳其毡帽,嘴里叨着:“Bowties are cool.”的英国人带着自己时空旅行。哪怕他确实在大不列颠半岛上也不行。人群稍微散开,医护人员挎着箱子,抬着担架进来,进行紧急处理。
   “厄齐尔,hey,梅斯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我们的球王先生努力让自己的助攻王保持清醒,而不是去与母星连线。
   梅苏特想翻白眼,拜托,他又不是失忆。鉴于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他选择发出细碎的气音回应。梅苏特还是望向了克里斯,一如在场上,停球,抬眼,传切,推射。人们是如何评论的?
   是的是的,球场情人。
   他贪婪的抚上7号的脖颈,指腹摩挲着。狮王巡视他的领地,龙守护他的财宝。梅苏特想,他应该好好感谢那个英国人。

   “罗纳尔多,hey,克里斯你知道我的无名指在哪吗?还有那枚纽扣,最靠心脏的那个。”
   他或许被那个疯狂的医生截了去,梅苏特逃了出来,从西班牙的某座城市,某个他梦里都想再踏上的足球场。他或许渡船的时候给了码头的渔夫,毕竟从曼萨纳雷斯河到泰晤士河还是有段距离的。
   好事从不如期而至,坏事必定捷足先登。他又想道,我还是不喜欢那个英国人。

   英国人终究是把他短途伴侣送回了家。梅苏特睁开眼,脑袋像塞了泡腾片,有什么呼之欲出,却被手快的家伙合上盖。他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电视没关。这次他可以翻白眼,又见面了,英国人。穿背带裤的外星人说:
   “Run!”
   有人敲门,梅苏特咂巴嘴,跑到哪去,又是谁在门口。
   “早上好,梅斯。”7号将马德里正午的日光和都灵晨间的露霜悄悄打好包,塞给正与他拥抱的10号。他捏了捏梅苏特的后颈,带着十足的爱意和不为人知的拘谨,吻上他。
   梅苏特想,他的无名指还在,他的纽扣怕是给克里斯拿了去。就放他那吧,短期内也是要不回来。

   狮王巡视他的领地,龙守护他的财宝,球场情人怎么可以不拥有对方?


写在最后:
• “无名指”是游戏outlast中主角的一段经历,有位太太讲Miles失去无名指,也失去了爱情。这是写文的初衷。

• “纽扣”是引用中原中也先生的《湖边月夜》

• 那个英国人,就是doctor who里的小11啦

• 还是感谢肯阅读的你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