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塘

Doctor Who坑底

全力少年:

淡淡的雾:






因为看很多同人在描写海和圭的时候,都将前者写成有些固执地坚持助人的闷骚少年,而后者在被抓起来做各种死亡实验险些黑化最后却差了那么一点点哭着说「那样海会讨厌我的」这一心路历程,几乎没有任何解释,所以有些忍不住发了这个。

不过要说一下,在下只看到漫画的四十话,所以在下的这些,也都是基于那之前的情节。

只是个人的一些胡言乱语,请不要当真。


首先是圭。
圭被抓起来做实验,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整个人濒临崩溃,而这时田中又跑出来各种嘲讽以加快这种黑化的进程,最好是让它变得更彻底。

圭曾一度失控,几乎就要做出崩坏的事情了,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海,然后奇迹般地找回了自己,泪流满面无比狼狈地说「只有海是不能背叛的」

但私以为,虽然海对圭来说的确是特别的人,不仅对自己这么多年的冷落没有半分怨言,更是在自己被发现是亚人被整个世界背叛时毫不犹豫并且极具行动力地跑来帮他。但对圭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他自己。

对于圭此时的行为,并不能以「被友情感动」或是「良心发现」等正能量的理由来解释,因为从圭之后的一切行动来看,他根本没有什么「不可以杀人」或是「我们应该做一个好人」之类的觉悟(或许圭甚至会觉得这种话假到让人作呕吧?)

在下觉得,圭之所以在那时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正是因为他对自我的极度坚持,他所不能接受的并不是「杀人」这种行为,而是当时那种极端的环境以及极端的精神状况下,做出这种行为对圭自己带来的影响。

想一想,如果当时圭在田中的嘲讽下真的放任IBM杀掉了那个医生,圭会怎么样?他的精神会完全崩溃,然后在此基础上,以田中的嘲讽为主要方向,他一定会走上憎恨以及复仇这条极端的路。
而那样的话,永井圭就不再是永井圭了。

至于圭所说的「只有海是不能背叛的」,这句话其实在参考了圭之后的行为模式后也不是很难理解。

圭虽然冷漠冷血冷酷无情,但并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恶人或是什么恶趣味的人,他虽然无法理解亲情,但既然是妹妹就会履行关心的义务;他虽然无法理解友情,但还是会模仿「正常人」的生活方式融入人群;他虽然无法理解什么舍己救人,但如果别人救了他他一定不会白欠人情。

他并不是恶人,只是太过冷静淡漠。他严格遵循等价交换原则,并将所有感情与非感情的事全部量化成付出与回报,再进行计算——这种计算之中根本没有感情——那个实验员只是被命令而对他做出那些事,在最后表示出悔意并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圭,圭就也尽力帮助他;逃亡时婆婆对他好,他就为了婆婆毫不犹豫地杀死了北叔。

所以,面对海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义无反顾地帮助他逃亡,而他却拿走了手机和摩托自己一人逃走的这种状况,他怎么可以就这样将自己杀掉?与其说是将海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不如说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足以坚定自身的理由——这是不可以的,海为不会死的我愿意付出唯有一次的性命,而现在的我却要将海那样努力换来的自己杀掉——这种感觉。

下面是我尝试写的关于圭说出「只有海是不能背叛的」这句话的心理

————————————————————————


疼痛,疼痛,痛苦,剧烈的痛苦,让人几乎要疯掉的痛苦,想要就这样去死就好的痛苦。
然而不可以,他没办法去死,先进的仪器和药物让他维持着生命,不,维持着清醒的生命,他必须全程保持清醒,来体验这种疼痛。
感觉要坏掉了,某处。
恍惚中,他感觉自己似乎分成了三个部分。
一部分正在挣扎着承受痛苦——然而声带被切掉的自己连叫出来都不能。
另一部分,他感觉自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不,黑暗,没有声音也没有痛苦,如果可以一直在这里的话——
还有一部分,像是灵魂脱窍般,在这个屋子里游荡,他能看得到周围的各种跳动着亮点的仪器,每一个带着口罩一副手术装备的实验人员,似乎还看到了玻璃外面一群人正在观察自己——对了,他也看得到自己,浑身抽搐——就像生物实验课中观察着正在挣扎的小白鼠一样。
他忽然有一种错觉,一种,如果此刻他挥动手臂,只要他想,就可以立刻把这些冷血的实验者们,轻易地两段。
哈——
实验不知进行了多久,反正对他来说,多久都一样,度秒如年,不过人体的适应性也是很强的,多来个那么几十下的话,就会有种,并没有第一次那么疼的感觉。
第一阶段的实验似乎已经结束了,永井圭现在也不太能理解自己的状态,其他的实验人员都去调整仪器和准备新一轮的实验,只留下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准备给他一个了结,杀了他以便下阶段的实验。
「杀了他。」
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什……么……?
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脱窍的实感,不仅仅是脱了窍的实感,就连已经脱窍的俯视视角的自己这一部分都有了实感,蜷曲手指的实感,弯曲手臂的实感,转动脖子的实感,甚至是践踏实地的实感。
「怎么了?你不是不想变成我这副样吗?」
黑暗中,这个声音近了,实了,然后一脸轻蔑的田中出现在这片黑暗中,额头的弹孔不断流出红白的液体。
「那个时候对我轻蔑的你,表现得好像很有正义感的你,什么都不懂的你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装模作样?」
「你以为你是什么帅气的人吗?你只是个轻视他人,傲慢自大,自欺欺人,软弱无能一旦遇到危险就只会去求助于他人的,比谁都卑微渺小的——」
「杀了他!」
黑暗中的田中大吼,实验室中的自己举起了右手。
「杀了他,找回真正的自己!!」
黑暗中的田中表情狰狞,实验室中的自己扭转了腰部。
「杀了他!!!」
挥下。
不,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呢?
似乎有什么,要崩坏掉了。
啊,这是什么?
这是极度扭曲的,极度疯狂的,极度,不受控制的情绪,仇恨,愤怒,疯狂。
『这样子是不行的』
身处黑暗中的那一个永井圭冷静地分析现状。
『这个人的死活没有关系,但是,这样的自己是不行的。
『被仇恨,被愤怒,被疯狂,被情绪驱动着行动的自己是不行的』
黑暗中的永井圭冷静地分析着,实验室中的永井圭失神地瘫在实验台上,半空中的永井圭挥下右手。
『没错,杀人没所谓,但此时杀人却是不可以的,不能被情绪驱动』
『怎么能,让如此疯狂的情绪左右了自己的行动?』
『一旦真的杀了这个人,或许有些东西,不,一定会不受控制』
『要逃出这里,要平静地生活,就要平静地活下去』
「杀了他!!!」
『闭嘴!』
半空中的永井圭挥下的右手没有丝毫要停下的迹象。
『停下!』
没有反应。
『停下!』
没有作用。
怎么办?究竟如何?如何才能阻止失控的自己?!
——!
『海!』
『难道要海拼死的付出,都弃之不顾吗?!』
『难道要海,看到一个完全不是永井圭的自己吗?!』
实验室中的永井圭猛的停下了动作。
常人看不到的黑色绷带幽静在碰到实验员前的最后一秒,消散了。
「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停手?!你还在抱着那种可笑的天真吗?!」
『……只有海,是不能背叛的』
「你在说什么?!你可是被这样对待了!」
「杀一个人而已,哪里算什么背叛?!」
不,和那种奇怪的东西没有关系。
那个实验员的死活都不关我的事,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杀人,我就不再是我了。
没错,
『海赌上了仅有一次的性命,然而对于不会死的我,性命是最不值一提的』
『还不上了,这样的海』
『所以,至少我也要,赌上除了性命的一切』
随着这句话,田中的身影消失。
流泪了。
是因为什么?疼痛吗?
不,在这里的自己,已经“死掉”的自己应该是暂时感觉不到疼痛的
那么,是因为什么?
啊,自己这样说,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呢?
现在的自己似乎,和海一样搞不懂了
为什么会流泪之类的。


————————————————————————
永井圭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被纯粹的疯狂的情绪控制行动,因为他一向都是抹杀感情的纯理性

⬆️以上,是关于永井圭的部分



然后,是关于海斗的

关于海斗,似乎因为在监狱中帮助琴吹的原因,在描绘这个人时总是要写成一个闷骚又固执的好人。

但我想说的是,海虽然不是坏人,但也绝称不上善良什么的,会被他毫无理由地帮助地只有圭啊。

其实原本我对海的印象也差不多是那样,但在我某一次等更等的实在无聊去回顾前情时,忽然注意到一个让我无法控制地想太多的情节。

海骑着摩托与圭逃亡在高速上,这时忽然一个同样骑摩托路过的人注意到了永井圭的脸,立刻调转车头去追他们。

那个人的车速很快,海甩不掉他,这时候海提出故意使两车靠近,然后一脚把对方踹下去。

因为海要注意开车,所以那一脚被交给圭来踹。

然而就在两车都已经靠上的时候,圭忽然想到:「就这么踹下去,这种速度的话,那个人会死的吧?」

因为眼前这个追杀者会有摔死的这种可能性,圭犹豫了。

犹豫的结果就是他们被追杀者踹了下去。

而我想说的是,当时的情况下,圭能想到那人可能会摔死,海会想不到吗?

海当然会想得到,尤其当时,海是出于一种完全冷静的状态。

但是对于海来说,比起摔死那个人,显然保护圭更重要,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而至于我刚刚说的「海当时处于完全冷静的状态」,这在漫画中也非常明显地表现出来了,当时的海,在得知圭是亚人的消息后立刻准备,在圭打来电话后就立刻动身,完全没有任何会影响到他行动的情绪,不论是紧张还是害怕抑或是担心(想反如果有的话我觉得海反而有点兴奋,那是一种与之前表现的完全不同的正面情绪)他都没有,冷静得有些过分。

能够引动海的情绪波动的,只有圭,再联系海「圭需要我时我就出现,圭不需要我时,我就默默退出」这种毫无所求的献身一般的简直有些扭曲的想法,海在乎的人只有永井一个。

而想一想圭的IBM那些特殊之处,可以猜想圭早在幼年时就已经「死」过,并且作为亚人复活了。而再联系海那种冷静到不正常的状况,或许方面圭就是死在海的眼前也说不定。

再狗血一点,说不定海就是导致当年年幼的圭死亡的原因之一,亲眼目睹第一个向自己伸出手的圭因为自己的原因死在自己眼前什么的……要不然海为什么对圭的执着会达到那种绝对不正常的程度。
好吧这是不是太恶趣味了orz

海也是非常强大的,这一点可以从帮助圭逃亡的过程中看出,他冷静而且理智,还有着强大的行动力。

而且我总觉得海帮助琴吹,其实是因为琴吹的IBM可以越狱。

比如因为极度关注圭而对亚人有特殊的认知方法之类的
总之,海其实也是个冷漠的人,他在乎的只有圭。而他也不在意圭对自己的态度,因为只要自己能帮到圭(不管是出现施以援手还是被认为拖后腿时默默消失)他就很高兴了,而且他也明白圭其实心中很在意他。

于是,综上所述,圭和海其实就是「一个破碎的我如何拯救一个破碎的你」的故事orz

再次,胡言乱语,请勿当真。



评论

热度(67)

  1. 山塘全力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